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极品女红

有深爱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

 
 
 

日志

 
 
关于我

【女红】者,小女子也。喜静,觅幽,淡定。散漫,做自己的,不比,不累。。。。。。美,源于发现!本人既不是作家,也不是诗人,我只是把自己的‘收藏’变成一个‘温暖的存在’。。。。。。。。

网易考拉推荐

母爱与母仪  

2011-07-17 15:36:06|  分类: 人生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爱与母仪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母爱与母仪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程乃珊

 

 

英国的蒙哥马利将军在某个母亲节上说过:主宰国家命运的,不是桌面上争个喋喋不休的政治人物,而是摇

边的那双手!

确实,世界上大约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比母亲对孩子的影响更大。

提及母亲,我们首先联想到的,就是母爱!母爱是与生俱来的,是生物的本能和天性。曾在电视纪录片看到

一组令人动容的镜头,至今难忘:一头母狮发现一对外来公狮正在逼近自己的在不远外沼泽对岸嬉戏的幼狮,

她立时奋不顾身一面哀嚎着提醒自己的孩子快逃,一面孤身迎战故意引开两个外侵者,以自己的生命为幼狮

赢得些许逃跑的时间!在生死之间,幼狮突然长大了,立马奔跑着,不时悲鸣着回望……大自然就是这样残

酷,我们不可能终生躲避在母亲的卵翼下,总有一天,我们必需独自面对险恶的人生,然母爱,是我们心中

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令我们有所依傍,有所慰藉。即使妈妈已经不在了,但那束明灯仍温暖着我们,叮嘱

着我们抵挡任何诱惑,坚持走正道。

 

 

 

 

母爱与母仪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上世纪80年代, 与母亲一起去拜访她的校长——薛正女士。 这位留美的社会学女博士终生没有离开过市三

(中西女中)园。其实作为中国早年的女博士,她应该有很多选择,为何终生执着女子教育?她的回答是:

因为女孩子将来都要做母亲的, 母亲的质素高低直接影响我们社会质素的高低。 我们先要培养出优秀的母

亲,才可能培养出优秀的公民。确实,能怀孕产子不等于会做母亲,仅为含辛茹苦和无条件奉献牺牲自我的

母爱,已远不符合真正的母爱的含义。唯有母仪,才是母爱的升华:孟母三迁、岳母刺字,百岁挂帅的杨门

女将余太君……对儿子充满信心和鼓励的爱因斯坦母亲,重视儿童阅读的林肯母亲,不满意僵化的学校教育

自己亲任女儿教师的居里夫人母……七宝的张充仁故居陈列的几封张充仁母亲给留法儿子的亲笔信,娟秀

的字体写得密密麻麻,满纸的叮嘱和思念;茅盾的母亲陈爱珠,是那个时代堪为罕见的知识女性。早年她不

满意茅盾就读的那个私塾老师不负责,就把儿子接回来亲自任教。茅盾十岁那年父亲早逝,有族人好心劝她

送茅盾读师范,如是生活费可节约点还容易找到工作,她却坚持紧衣缩食将儿子送北京大学。据茅盾回忆,

他后来一有文章和译文发表,即如儿时给母亲看作文一样寄给母亲看……这些伟大的母亲为我们树立起了母

亲的榜样!

 

母亲是天职,如何做个优秀的母亲,光有与生俱来的母爱,似是不够的。还需要后天的懿德淑德”。

是聪慧学识丰富,是为人处世的修养,唯建立在懿淑基础上的母爱,才升华至

母仪而不会太过偏激而沦为溺爱。写到这里,陡然忆起旧时的女子中学,国学之外,她们学英文学数理化,

也必需修学家政音乐形体训练和优生学儿童心理学……这其中道理是否还值得今天的教育体制借鉴?

 

                                                                                                       写于2011年母亲节

 

 

 

 

母爱与母仪 - 极品女红 - 极品女红

文摘:网络      编辑:极品女红


 

 
 
 
 
 
 
 

 

 

 

 

  评论这张
 
阅读(8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